颜宁:不一样的学术女神!

青塔2016-06-12动态

6月2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颜宁研究组与中国疾控中心、中科院微生物所高福院士研究组合作在《细胞》杂志发表论文,首次报道了人源胆固醇转运蛋白NPC1的4.4埃分辨率冷冻电镜结构与埃博拉病毒GPcl蛋白复合体6.6埃分辨率的冷冻电镜结构,为看清NPC1介导埃博拉病毒入侵的“门”提供了分子基础。一年多前,颜宁研究组更是解开了一个困扰全球生物学家半个世纪之久的难题:率先解析出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三维晶体结构,让人们清楚看到葡萄糖进入人体细胞的“门”长什么样。

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接二连三的重大发现,让荣誉纷至沓来。可这位青年女科学家却一如既往地淡定。她始终铭记自己走上科学道路时的理想:“发现某些自然奥秘,在科学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迹。”本期我们就来看看这位女科学家不一样的人生:

  • 1977年11月,颜宁出生于山东莱芜;

  • 1996年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2000年毕业后进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 2004年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之后继续在该校接进行博士后研究;

  • 2007年博士后出站后受聘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

  • 2012年入选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HHMI)首批“国际青年科学家”;

  • 2012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第9届“青年女科学家奖”;

  • 2014年12月颜宁当选度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 2015年颜宁因为对跨膜运输的结构生物学研究获得国际蛋白质学会(Protein Society)颁发的“青年科学家”奖;

  • 2015年10月7日,清华大学医学院颜宁教授与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Stephan Grill教授共同获得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颜宁的获奖理由为“对包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在内的关键膜蛋白的结构生物学研究做出突出贡献”。

不一样的“学术女神”

关于颜宁教授,《中访网》2015年曾经写过一篇专题报道《清华教授颜宁:“80后”的外表下藏着一个“90后”的精灵》,介绍了学术女神颜宁教授不一样的一面,下面一起来看看:

与颜宁初次见面,还是在2008年春。我到清华医学院的时候,院办的老师说,颜宁老师还在做实验,一会儿就过来。过了几分钟,那位老师指着走廊中过来的几位学生说:“看,颜宁来了!”我左看右看找不到哪位是老师,最后走在一位高个子男生后面的“女生”给我打招呼:“你找我?”我顿时语塞——这是颜宁?这分明是一个标准的“女学生”——这是颜宁留给我的最初的印象。

后来接触得多了,才真正感觉到:年轻,是颜宁的特质。如果说1977年出生的她,有着“80后”的外表,那么她的内心更藏着一个“90后”的精灵。科学研究,在她那里从来不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和事物,而是一种非常让人着迷的快乐。而生活中的她有着活泼的性格和直爽的性子——和她谈话,不由自主地也变得天真起来。

“现在回头看,回国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对颜宁影响最大的母校有两个——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在清华大学,颜宁走入生物系进行了本科阶段的学习,清华严谨的学风和扎实的培养给了她做学问的基础;在普林斯顿大学,颜宁师从施一公教授进行了博士和博士后阶段的研究,进而对微观世界下的生命过程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而普林斯顿大学严格的科研训练也给了她在科学领域飞翔的彩色翅膀。

2007年初,博士后课题告一段落,原本打算只是回国探亲的颜宁,意外地接到了生物系老系主任、医学院常务副院长赵南明教授的邀请,请她回到母校,加盟医学院,然后就接受了医学院教授会的面试,成为清华大学当时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2010年,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领域进行了综合国际评估,专家对颜宁的评价是:“未来5年到10年,她将成为杰出青年女性科学家的榜样。”

如今已经回国数年,谈起当时自己的选择,颜宁毫不犹豫的说:“现在回头看,回国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颜宁领导的实验室进行的是生物学领域最为前沿的科学研究,包括对于膜蛋白和植物脱落酸受体的结构和生物学机理的研究。回到清华的研究工作是从装修实验台、订购仪器试剂、手把手教学生做实验开始的,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一名年轻的老师带着几个刚刚本科毕业或者大四学生,在一个没有任何积累的新的实验室敢于向结构生物学最难的领域“开炮”,外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就是在这种起点上,只用了4年的时间,她带领的研究团队或是独立完成或是与别的团队合作解析了5个膜蛋白结构并分析了功能机理,她以独立或共同通讯作者身份发表或被接受了9篇研究论文,其中包括4篇CNS(指的是Cell,Nature,Science这三种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值得一提的是,颜宁领导的关于脱落酸受体的结构与功能机理的研究,与同年欧美日本的同类研究成果一起入选美国《科学》杂志评选的“2009年科学十大进展”。

这种速度就连颜宁自己也十分惊讶:“以前想着我回来这几年能发表两三篇论文,一项拿得出手的工作就够了,但是清华的学生太聪明能干了,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速度。如果我在国外以同样的起点同样的时间作研究,我想不会这么productive (高产)。”

为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好的研究成果?颜宁总结出几个因素:

第一,因为清华的学生有着踏实的作风和优秀的素质,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使得课题实现质的“突破”;第二,在实验室各项工作启动的头几年时间内,学校和学院提供了充分的保障,使得研究人员不用为科研以外的问题分心,从而可以心无旁骛地做科研;第三,师生间协作非常紧密,有问题随时解决,方向偏了随时纠正;第四,结构生物学研究中心几个实验室的团队合作紧密,不同实验室资源共享,互相取长互相配合互相借鉴,大大提高了实验的效率。

然而,如果不是我问起,她也很少提到自己在清华的工作状态:从上午11点开始,除去用餐时间,她可以一直连续工作到凌晨两点,如果是在研究的攻坚阶段,甚至可以工作到凌晨五六点,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会儿再爬起来接着工作。这种高强度的研究工作,如果不是乐在其中,常人很难做到。

颜宁说:“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到的。就我自己而言,要想科研工作出成果,投入很重要。回来之后,除去外出开会和除夕春节,我休息之外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都在实验室或办公室,这种状态我非常享受。”

回顾自己回国的这些年,她总结道:“我最满意的是把一个我开始认为非常有挑战性的领域做到不再可怕。我的实验室积累了大量做膜蛋白的经验,培养了一批做膜蛋白结构生物学的年轻人,我们现在信心满满挑战更有生理意义的靶标。”

“就是要做出玩儿Science的感觉”

在结构生物学研究中心走廊的墙壁上,挂着颜宁和学生们几幅充溢着想象力的“画作”:在八聚体的蛋白质结构上,她描上了中国的太极八卦图,两幅图在分布和线条上“不谋而合”,使研究内容“细胞凋亡体”与古老的哲学命题浑然一体,不得不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翻飞的蝴蝶做背景,与蛋白的α螺旋结构交相辉映,旁边配上沾着露珠的小草,让人无限遐想……而在给NAT家族蛋白代表UraA绘制其转运机制示意图的时候,她给学生隆重地推出了“板砖闷棍”模型——核心结构域就是“板砖”,门控结构域就是“闷棍”,听来十分诙谐,但是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十分形象。聊起此图来,颜宁也是“忍俊不禁”。

颜宁有时候自己也说,如果不是走上了生物学这条研究道路,自己很有可能去从事设计或者写作。而在她的眼中,那些别人看似枯燥无趣的蛋白结构,仿佛都有着神奇的生命力:“当你把细胞里那些只有几个到几十纳米大小的蛋白质分子通过X射线衍射的方法解析出原子分辨率的结构,在电脑上放大几亿倍之后,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些美丽的构造如何行使复杂的功能,你总忍不住要感叹大自然的聪明——她的精妙设计很多时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而你是世界上第一个揭示出这些大自然奥秘的人,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是难以言喻的。”

而爱上了这个神秘而美丽的世界,或许就是颜宁乐此不疲地工作着的重要原因吧!

她说:“在做科研的时候有三个时刻最畅快,一是解决了实验中困扰已久的难题,也许就像武侠小说中打通任督二脉那一刻的感觉;二是实验出结果的时候,那时你会为崭新的发现而狂喜不已;最后一个就是论文发表的时候,这主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从小的‘作家梦’,尽管文笔有点对不起大家。科研做到一定程度,就没有工作的压力,到最后是玩儿Science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棒!”

喜欢穿休闲的衣服,喜欢用小小的恶作剧捉弄身边所有人,喜欢在时间不太紧张的时候每天睡到自然醒,喜欢在思考或写作卡壳的时候到网上转转或者是看看电影小说,这,是喜欢无拘无束的颜宁;但是,同样是这位女子,喜欢和学生在科研问题上争论得面红耳赤,可以连续工作48个小时丝毫不觉得疲惫——这也是颜宁,她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颜宁说:“做科研要做的狠,玩儿也要玩儿的狠,这是性格原因吧。还好,我调剂的还挺好的,都是乐在其中。

以下是小编通过Scopus数据库检索的颜宁教授 2003年-2016年发表的学术论文,一起来看看:

颜宁文章.png

标志LOGO.jpg


关注 青塔 吧!第一时间收录全国高校的最新发展动态!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扫码!关注青塔!

      超过50万人在微信关注青塔掌握一手教育数据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