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北硕博生,也难逃「内卷」

2020-11-18观察青塔原创

0

0

yinhao
摘要:如果注定要被“内卷”裹挟着往前走,至少不要温驯的走向那良夜。

万物皆可卷,一夜之间,“内卷”这个词遍地开花。

但没有什么东西是平地起波澜毫无预兆的,水面总有涟漪。在内卷这个生动且形象的词出现前,高等教育领域的“内卷”是:随着教育扩招,原本本科生就能胜任的工作,现在需要硕博学历才能勉强抢到“入场券”。

大学扩招:高学历正成为“标配”

1998年,中央采纳经济学家汤敏的建议,以“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缓解就业压力”为目标的扩招计划轰轰烈烈地展开。

次年,中国普通高校招生人数增加51.32万人,招生总数达159.68万人,增长速度达到史无前例的47.4%。

扩招推动了我国高层次人才规模的扩大,促进了我国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大学的大门越开越广,传统的高学历正在逐渐成为“标配”。

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4002万人,其中,在学博士生42.42万人,在学硕士生243.95万人。

高校扩招的20余年,也是学历贬值的20年,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学历泡沫。

▎学历贬值:呈指数增长的“内卷”速度

上个世纪,考上大学意味着能当“干部”,吃“城镇粮”,一个大学生甚至能带动整个家族实现鲤鱼跃龙门的阶级跨越;而现在,博士学历才勉强拥有留校的资格。

随着我国博士生招生总规模达到10万人,留校门槛还在继续提高,海归博士和本土博士被区分对待,筛选标准甚至能严格到“学历查三代”,本科不是重点大学即与高校无缘

是时代发展,社会对学历的要求提高了吗?未必。

每年都有大批量毕业生流向市场,而社会所能提供的工作岗位却远远跟不上实际需要,再加上未就业的往届毕业生,僧多粥少,竞争激烈。

自1999年第一次扩招至今,扩招的脚步一直不曾停下。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透露,2020将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预计同比增加18.9万。

仅2020年这一年的扩招涨幅,就达到了之前5年的总和。可以预见,当这批人进入就业市场,本科生在求职市场中的竞争力将荡然无存。

博士扎堆想进高校却没有坑位,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与硕士生争抢工作岗位,而硕士生竞争不过博士生,只能选择和本科生争夺工作岗位。

以前,博士担任高中教师是大新闻,现在博士入职小学已是平常事,直到前不久,杭州街道录取的全部都是清北的硕博士,才再一次引发高层次人才“出圈”职业选择的舆论讨论。

▎内卷时代:不断自我鞭打的旋转陀螺

扩招导致的学历贬值,越来越多的本科毕业生抱着“读了总比不读的强,研究生更好找工作”的想法,投身到考研大军中,尽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科研并无兴趣,只把学历当好就业的跳板。

考研的焦虑甚至蔓延到了大一新生上,入学就开始着手考研的大有人在:“大一能进实验室吗?”“本科需要发论文吗?”……

图|现在的新生,比学长学姐更早感受到内卷的焦虑。

已经成功上岸的青年教师同样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非升即走、评职称大战、申请科研基金……

曾经一篇CNS可以参评副教授,现在需要手攥更多论文才能保证不被出局。有青椒在网上分享了自己的内卷经历:为了评职称,把一篇好论文拆成了八篇水文。

作者在文中这样自诉:“一开始大家都在认真做科研,认真写文章,虽然文章数量少,但是质量高。后来,有人发现做短平快的工作,灌一些水文章可以对其他人形成数量碾压,从而在评职称时占据极大优势。于是剩下的人也被迫参与灌水以求在文章数量上不落人后。最后人手一把水文,大家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都没赚到便宜。”

在职位数量一定的情况下,争取职位的竞争对社会而言是一个零和博弈。所有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却没能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这就是内卷。

高等教育领域的内卷,是一场消耗精力的死循环。

▎不允许退出,不允许失败

高强度的竞争使人精疲力尽,越来越多人对此感到疲倦和困惑: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却连最基本的期望都没有达到?

知识改变命运,一直以来,教育都肩负着“命运上升”的重要使命。高学历却没有获得与之匹配的体面工作和高价薪酬,在某种社会层面上就被定义成了loser,背负着强大的道德压力。

所有人都挤在一个赛道上,压力逼迫着你要往上走,不允许你往下落,不被允许退出的内卷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不断自我鞭打的、停不下来的旋转陀螺。

经过激烈的竞争拼杀,收获的却是一场空,而身处于内卷的环境之中,明知道竞争无用,还是要竞争,这才是最让人感到绝望的。

一边是社会用工荒,一边是大学生就业难,学历成了屠龙之技,无处发挥,却又必不可少。

对未来的迷茫、对当下的困惑,让不少大学生主动“内卷”:只顾着着超车,却没想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到底在哪里,比提升自己更重要的,是竞争过别人。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2019年公布的“高校教学质量与学生发展监测”调查数据显示,本科院校中将近42%在校生对于未来没有清晰的生涯规划。

面对内卷,除了“被卷”,更重要的是想明白: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赛道终点的奖品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

如果注定要被“内卷”裹挟着往前走,至少不要温驯的走向那良夜。

本文是青塔网原创文章,青塔网开放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源,并保留图片水印及二维码,违者必究。

参与评论

青塔全球高层次人才招聘

more

共抗疫情,2020全球云招聘火热进行中

+
参与人数
+
精选职位
+
合作单位

青塔快讯

更多
moremore
  • 北京林业大学召开2021年春季学期在线教学工作布置会

    18小时前

    2月22日,北京林业大学召开2021年春季学期在线教学工作布置会,副校长骆有庆出席会议并讲话。骆有庆强调,各学院要高度重视延期返校期间的在线教学工作,继续落实“院长负责、书记督查”的工作机制,做细做实各项工作的组织安排。骆有庆指出,在线教学的准备工作要做到定人、定课、定点、定时、定形式,以教学运行顺畅圆满为目标,学院要将在线教学期间的教师、课程、授课地点、上课时间、在线授课具体形式等有关情况全面细致的掌握好、沟通好,及时通知到有关师生。在线教学运行期间,各学院要随时了解在线教学情况和进度,及时发现问题、沟通问题、解决问题,建立学生诉求反馈机制,严格执行在线教学周报制度,保证教学高质量的有序运行。

  • 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段路明研究组首次观测到单离子量子相变

    18小时前

    近日,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段路明研究组在离子阱量子模拟领域取得重要进展,该小组利用单个囚禁离子模拟了量子拉比模型并首次在该模型中观测到量子相变现象。

  • 中国人民大学靳诺书记出席理论名家与新媒体总编辑学习研讨会

    18小时前

    2月21日,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充分发挥理论界、媒体界合力,立足于全媒体时代传播新格局,共同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光明日报社在京举办“理论名家与新媒体总编辑学习研讨会”,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靳诺出席并作《着力从政治和战略高度把握“国之大者”》的发言。

  • 福州大学杨黄浩、陈秋水研究团队原创性成果再次登上《自然》杂志

    2021-2-23

    2月18日凌晨,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了福州大学杨黄浩教授、陈秋水教授课题组的合作研究论文“High-resolution X-ray luminescence extension imaging”(Nature, 2021, 590, 410-415),《Nature》杂志同期发表述评指出此项研究极大地推动了X射线成像技术发展(News & Views),标志着我国在柔性X射线成像技术方面进入国际先进行列,并有望突破国外的技术限制,推进高端X射线影像装备的国产化。这是继杨黄浩教授研究团队在2018年实现福州大学首次以通讯单位在《Nature》发表论文以来,再次在X射线成像技术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实现了福州大学首次以第一作者/第一单位在该杂志上发表论文。

换一换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了解更多

青塔开放数据

青塔为您整理了学科评估、院校名单等数据,更多精选数据开放中,敬请期待!

  • 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查询

  • 全国院校名单查询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

发现新鲜、有趣的事情?立即联系我们

投稿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