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来越多博士逃离科研了?

2020-06-01青塔人才观察青塔

0

0

yinhao
摘要:知乎上有个话题——「为什么越来越多博士逃离科研?」,热度一直很高,浏览量过千万。的确,从多年前的“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到近两年“博士生争当中学教师”,都无一不冲击着人们的刻板印象。对此,还是知乎圈那句老话,“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知乎上有个话题——「为什么越来越多博士逃离科研?」,热度一直很高,浏览量过千万。的确,从多年前的“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到近两年“博士生争当中学教师”,都无一不冲击着人们的刻板印象。对此,还是知乎圈那句老话,“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01
「逃离科研」是个别现象还是大有人在?
博士生在与科研相关的"学术就业"领域有着天然优势。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博士毕业生多以学术职业为生。
然而根据《知名大学博士毕业都去哪儿了》这篇文章对教育部直属高校博士毕业生的调查结论,近20年来,我国博士生在学术系统就业的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
传统型的博士教育培养初衷就是为学术职业培养和储备人才,我们想当然的认为接受了系统训练和学习的博士研究生具备某一领域更专业的知识,在科研的道路上更能发挥其用武之地,但现实却是越来越多的博士正在「逃离科研」。
以国内顶尖大学为例,清北近三年博士毕业继续从事科研事业(含博士后)的比例逐年减少,投身于其他非学术职业的博士越来越多。

02
博士「逃离科研」为哪般?
之前扎堆读博的人现在却争相逃离科研,为什么?
1.科研岗位有限
有个著名的段子:国会询问物理教授,你们只有一个教师职位,可为什么要招一百个物理学博士,物理教授回答,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哪一个学生适合当物理学教授。  
是的,大部分博士都成了科研炮灰。
教育部近5年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每年毕业的博士人数高校教职岗位增量(主要指专任教师)存在较大的差距,再加上往届毕业寻求高校教职的博士生,我国培养出来的科研人员,远比需求多。

“数个萝卜一个坑”的现象也就导致许多综合科研成果不够硬的博士毫无竞争优势,在学术圈的生存空间和就业空间进一步被挤压,只能被迫逃离科研。(这里说的是综合科研成果包括个人所发的paper读博时导师的人脉,以及博士毕业学校和学科的实力等。)
2.大多数人读博很盲目
除了僧多粥少的原因,大多数学生读博的打开方式也不对,哪怕读博面试时口口声声说喜欢做科研,却说不出要做什么科研,为何喜欢。
很多人觉得大学老师轻松,读博是为了当大学老师;有的是找不到工作,想通过读博转移就业压力;还有人觉得读博可以刷学历,为了镀金读博。这些人,并不热爱科研,读完博士后离开科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3.「厌恶科研」
几年前,在学术圈很火的一篇博文《昨夜无眠》,中国科学院某博士生导师因为自己的得意门生放弃科研转而去做中学老师一夜无眠,面对导师3000字长信的惋惜与困惑,该学生却回复“我已经厌恶科研了”,引起无数热议。

该博导的博文截图
学生的回复截图
读博期间,师生关系过度失衡、科研评价机制存在的问题、科研实验的枯燥过劳,等等这些原因都使得科研的过程痛苦压抑,抹杀了不少博士的科研兴趣。这一点大家心领神会,无需多言。
03
「逃离科研」是常态
做过博士的都清楚,科研本来就是一条艰辛的只属于极少数精英的路科研的成功,运气、能力、努力三者缺一不可,其中运气又是最重要的,选学校,选老板,选课题,选方向每一步都像在扔色子。  
不是每一个博士都可以做出惊天动地的东西,也不是每一个博士都能够成功探索到那个未知的点;不是每个博士都能够如愿地去大学当老师留在学术圈,也不应该所有毕业的博士都留在学术圈,因为学术圈没有办法容纳那么多人。
所以,逃离科研才是常态。太平洋对面的美国,博士drop off的比例就远远比中国高。在美国大学甚至有专门的讲座培训博士及博士后如何转行,叫做exit program
尝试,失败,再尝试,本来就是这个快速变化的社会的正常循环。有更多人的尝试,更多的人逃离,才能留下真正喜欢做科研的人,而不是一堆只是为了拿个高等文凭的混子。

本文转载自:青塔人才。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青塔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参与评论

青塔全球高层次人才招聘

more

共抗疫情,2020全球云招聘火热进行中

+
参与人数
+
精选职位
+
合作单位

青塔快讯

更多
moremore
  •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团队《分子肿瘤》发文

    5小时前

    7月6日,武汉大学官网消息,国际著名肿瘤学期刊Molecular Cancer(《分子肿瘤》IF=15.302)发表了武汉大学健康学院孙承操副教授、李得加教授和暨南大学谭功军副教授课题组,在细胞外囊泡和肿瘤免疫方面的综述论文。 论文题为“Comprehensive Landscape of Extracellular Vesicle-Derived RNAs in Cancer Initiation, Progression, Metastasis and Cancer Immunology”(《细胞外囊泡衍生RNA在癌症发生,进展,转移和癌症免疫学中的综合概况》)。健康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胡崴、2016级博士研究生刘聪和湖北省预防医学研究院的毕卓越博士为共同第一作者,孙承操、李得加、谭功军为共同通讯作者。

  • 上海科技大学又一研究生Science上发文

    5小时前

    7月3日,上海科技大学物质学院2017级研究生邓宇超以共同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科学》( Science )上在线发表了题为“C(sp 3 )–H functionalizations of light hydrocarbons using decatungstate photocatalysis in flow”的科研成果。这是该校物质学院继今年4月《自然》( Nature )、5月《科学》( Science )之后的又一项顶尖科研进展。

  • 武汉大学首次推出学科群招生

    7小时前

    据湖北相关媒体报道,武汉大学今年首次推出工科试验班一流学科群招生,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水利水电学院、电气与自动化学院、动力与机械学院联合招生,打破院系间壁垒,相当于拿到1份通知书,可选15个专业方向。

  •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石版画艺术奠基者李宏仁去世

    7小时前

    据中央美术学院消息,中国石版画艺术奠基者、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宏仁2020年7月2日18时在北京隆福医院离世,享年89岁。 李宏仁1931年生于北京,1950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受教于徐悲鸿、蒋兆和、彦涵、李桦等艺术前辈,1955年研究生毕业并留校任教。代表作有《抗日英雄赵一曼》《旭日东升》《松鼠》等。其中《抗日英雄赵一曼》这幅石版套色作品是李宏仁1978年为东北烈士纪念馆创作的,历时一个月制作完成,也是李宏仁石版画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幅。 李宏仁是新中国第一个石版画工作室的创建者。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内石版画教学和创作领域均是一片空白,他潜心研究石版画的制版技术,进行大量的教学实验,使得中国石版画教学和技术逐步形成完整的体系,是我国从事石版画研究、创作和教学工作时间最长的先导。他不仅创作了大量的石版画杰作,还在石版画教育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其培养的人才如今已经成为石版画界的栋梁。

换一换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了解更多

青塔开放数据

青塔为您整理了学科评估、院校名单等数据,更多精选数据开放中,敬请期待!

  • 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查询

  • 全国院校名单查询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

发现新鲜、有趣的事情?立即联系我们

投稿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