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扩招史:大扩招改变了什么?

2020-03-19青塔观察青塔原创

0

0

yinhao
摘要:2002年夏天,陕西乡下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接到了从省城寄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他叫韩胜利,中国青年报以“读书改变了什么?”为题,记录下了他的故事。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的父亲几乎立刻就开始着手借钱。为了支付6000多元的学费,父亲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家里自给自足的几亩地,跑到省城成为了一个农民工。

2002年夏天,陕西乡下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接到了从省城寄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他叫韩胜利,中国青年报以“读书改变了什么?”为题,记录下了他的故事。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的父亲几乎立刻就开始着手借钱。为了支付6000多元的学费,父亲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家里自给自足的几亩地,跑到省城成为了一个农民工。

但他为自己的儿子自豪,毕竟,这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娃。那时所有人都对一件事深信不疑:“大家都觉得上了大学肯定有出息,有前途。”

然而他和父亲并不知道,2002年这一年,全国高校展开了第四次大规模扩招,本科加专科,共有大约320万名考生进入大学——这一数字几乎是1998年扩招前的三倍

▎1999:大扩招

故事的开头已经几乎人尽皆知。

1998年11月,经济学家汤敏以个人名义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建议书:《关于启动中国经济有效途径———扩大招生量一倍》,建议中央扩大招生数量。在这份建议书之中,他提出了5点扩招的理由。

建议被中央采纳。之后,中央很快制定了以“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缓解就业压力”为目标的扩招计划。

据知情人士回忆,1999年年初,原计划调整招生规模比1998年增加21%。

而1999年6月,扩招政策正式出炉。令许多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年中国普通高校招生人数增加51.32万人,招生总数达159.68万人,增长速度达到史无前例的47.4%

这其中,普通高校本科生在1999年扩招了43.41%,之后2000年的扩招幅度为23.86%,2001年为19.10%,2002年为14.92%。到2003年,中国普通高校本专科生在校人数超过了1000万

扩招带来了诸多的正面和负面影响。扩招提高了整体的国民素质、拉动了经济发展,但同时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高校人才培养质量下降、大学生难就业等等问题。

伴随着扩招中出现的问题与成效,有关部门也在不断地反思与改变。

2006年,关于扩招的国家政策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那年5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高等教育的发展要切实把重点放在提高质量上。会议还强调,根据当前高校的实际情况,有必要适当控制招生增长幅度,相对稳定招生规模。

2007年,国家教育部部长周济公开表示:高等教育仍将继续扩招,但是幅度将大大放缓。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08年10月,教育部在发布会上首次表示,1999年决定的全国高校大规模扩招太急促,今后高校扩招步伐将放缓

不过,由于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等方面的影响,直到2011年,中国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人数增长率才首次低于5%,并在此后的8年里始终保持在5%以下水平。

近10年以来,中国高校本科扩招已经趋于平静。然而研究生的扩招,却似乎又再次拉开了帷幕

▎研究生扩招:拉开帷幕

虽然没有出现世纪初那样连续数年的大规模扩招,然而从增长趋势看,硕士、博士研究生的招生规模增长速度在近几年,的确迎来了一次回春

硕士研究生的招生,同样经历了世纪之初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大扩招。1999-2002年这三年间,硕士研究生每年的扩招幅度都保持在20%以上。其中2000年一年就扩招了43.25%,扩招幅度堪称之最。

2003年,1999年大扩招后的第一届本科生毕业。02年12月,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周济在报告中透露:2003年的研究生招生人数将达到27万左右,以30%的增数递增。

几乎是同一时期,非典在广东肆虐,并迅速扩散至全国,令本科生就业问题雪上加霜。最终,当年硕士研究生招生22万人,增幅34.02%;博士研究生招生4.87万人,增幅27.12%

近十几年,硕士研究生招生人数的增长趋于平稳,同时也出现了几个峰值:2009年,2017年,和2020年;分别对应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金融危机、全日制专业硕士诞生,非全日制研究生纳入统考,和新冠肺炎

可以看出,无论是2003年,还是2009年、2020年的大规模扩招,硕士招生规模的激增,都不是由于其需求所引起的。扩招一方面为了提升高层次人才规模,另一方面,还是因为本科扩招带来的后续效应

解决就业问题,也是其扩招的主要目的之一。

与此同时,博士的扩招则同样正在稳步进行。2018年8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的通知,要求适度扩大博士研究生规模,加快发展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

当年博士研究生招生9.55万人,较上一年增长13.86%,扩招幅度是2003年以来最大的一年。

而在此之前,博士生扩招人数的增长率已经连续3年看涨,2020年,预计博士研究生招生人数更是将要突破10万大关。

▎改变命运

中国高校扩招的这20余年来,一些人对大学生、硕士生甚至博士生的看法,悄然发生了转变。

2006年,韩胜利大学毕业,成为了那一年人口不足千万的西安城里,几十万应届大学毕业生的一员。

他毕业院校不好,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就读的“热门专业”的扩招量远超出了市场需求。最终只找到了去青海的工作,试用期月薪600元,还没有做农民工的父亲赚得多。

毕业3年后,韩胜利辞职回到西安,重新找了份工作,月薪1500元。而他中学毕业,在深圳打工的姐姐一个月也能挣三四千元,足足是他的两倍。

他的父亲为了供他读书欠下2万多元的债,只能在他毕业后依旧留在城里继续打工赚钱。他最终面对媒体的询问叹了口气:“我看读书是没用的。”

在老韩发出“读书无用”感慨的同时,随着硕士研究生的逐年扩招,却有越来越多的本科毕业生怀抱着“研究生出来,也许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吧。”的想法,投身到了考研大军中。

2010年,考研报名人数超过140万,较上一年增长12.8%。他们中有许多人对考研都没有更多的思考:“这几年考研究生的人越来越多了,就是一种趋势吧,读了总比不读的强。

然而他们得到的回应,却是硕士略显尴尬的就业率。

而博士扩招的影响也开始逐渐凸显。高校专任教师作为博士就业的最理想去处之一,招聘的门槛已经越来越高。从海归和“土博”的区别对待,到“学历查三代”的筛选标准,博士就业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

是扩招让学历贬值了,让读书没用了,让就业变难了吗?当一个人不能仅凭一纸学历就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读书就没用了吗?

韩胜利的故事显然不只有这一种结局。

汤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了对于扩招影响大学生就业的质疑:

“扩招后,从1998年每年招生100万,增加到今天的700多万。扩招并没有扩出人来,如果不扩招,剩下的600万大学生中学毕业就得去打工,如不上大学,他们找工作不会更难吗,他们拿得工资不会更低吗? ”

扩招给了更多人一个机会,一个更高的起点,和一纸文凭。现在,是时候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些东西了。

本文是青塔网原创文章,青塔网开放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源,并保留图片水印及二维码,违者必究。

参与评论

青塔快讯

  • 等待8年,一度只有一人能看懂的600页“天书”证明,终于即将发表——在自己任主编的期刊上

    4小时前

    2012年的一天,日本数学家望月新一(Shinichi Mochizuki)将4篇论文挂到了他的网站上。这些论文的总篇幅超过了600页,望月新一在论文中宣称,他解决了ABC猜想——当今数学界最大的难题之一。然而,论文公开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能读懂这篇论文的数学家寥寥无几。望月新一的证明,也成了数学界的一桩悬案。 4月3日,望月新一在京都大学数理解析研究所的两位同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望月新一关于ABC猜想的证明终于被学术期刊接收、即将正式发表。接收这些论文的期刊是《数理解析研究所公刊》(PRIMS),而该期刊的主编,正是望月新一本人。

  • 中国医学科学院武汉感染性疾病及肿瘤研究中心”落户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4小时前

    4月3日,“中国医学科学院武汉感染性疾病及肿瘤研究中心”正式落户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出席签约仪式。

  • 孙春兰:增加湖北高校硕士研究生、专升本招生名额

    4小时前

    孙春兰在武汉大学召开座谈会。她指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高校特别是受疫情影响较重湖北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出台了很多帮扶政策,关键是抓好落实。要加大援企稳岗力度,扩大“三支一扶”等就业计划规模,增加湖北高校硕士研究生、专升本招生计划名额,完善毕业生参军入伍激励政策,促进大学生创新创业,多措并举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湖北、武汉和各高校要做好就业服务和指导,优化网络招聘流程,加强特殊困难群体帮扶。有关部门要加强倾斜支持,坚决纠正对疫情严重地区劳动者的就业歧视,千方百计把疫情对毕业生就业的影响降到最低。

  • 中国科学家在黑龙江新发现一个星球撞击遗迹依兰陨石坑

    4小时前

    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办的《科学通报》最新一期刊发封面文章称,中国科学家近期在黑龙江省中部依兰县发现一个新的星球撞击遗迹陨石坑——依兰陨石坑。这是继辽宁的岫岩陨石坑之后,在中国发现的第二个陨石坑。

  • 水文地球化学奠基人、中国地大(北京)原副校长沈照理逝世

    4小时前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著名水文地质学家、教育家,中国水文地球化学学科奠基人之一,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原副校长,水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沈照理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4月4日19时04分与世长辞,享年88岁。 因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沈照理同志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点击了解

寻求报道

查看详情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