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国家重点实验室被亮黄牌背后

2020-01-15新华社客户端动态青塔

0

0

yinhao
摘要:《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这些国家重点实验室被“亮黄牌”背后,凸显出西部地区创新人才吸纳不足、管理体制机制不顺、相应配套支持缺乏等共性问题。亟需加强顶层设计,系统性加以解决。

国家重点实验室每五年一评估,评估不合格的实验室整改期为两年,两年后整改仍未通过将被摘牌

多家西部国家重点实验室被“亮黄牌”,凸显西部地区创新人才吸纳不足、管理体制机制不顺、相应配套支持缺乏等共性问题。

国家重点实验室作为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高水平科研平台,也是我国科研力量的“国家队”。但近年来,重庆市三所国家重点实验室先后被评估为不合格,有的实验室已连续两次被要求整改,濒临被摘牌境地。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这些国家重点实验室被“亮黄牌”背后,凸显出西部地区创新人才吸纳不足、管理体制机制不顺、相应配套支持缺乏等共性问题。亟需加强顶层设计,系统性加以解决。

被“亮黄牌”并不意外

科技部2019年公布了对全国工程领域和材料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最新一轮评估结果。重庆大学的三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在42个参评实验室中均列倒数前四名,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输配电装备及系统安全与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估结果为“不合格”,被要求整改。其中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是第二次被列入整改名单;此前,西南大学家蚕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也因未能通过评估而被“黄牌”警告。

按照规定,国家重点实验室每五年进行一次评估,评估结果不合格的实验室整改期为两年,两年后整改仍未通过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将被摘牌。

三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接连被“亮黄牌”,这一评估结果在重庆科研界引发讨论。多位受访者表示,吃到“黄牌”并不意外。被要求整改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近年在相关科研领域鲜有突出成果,少有国家级奖励。而“研究水平与贡献”在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指标体系中占据首位,权重达50%。

科研项目和经费就能直观反映出实验室的学术水平和影响力。以拥有30余年历史的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为例,数据显示,2013~2017年该实验室共承担纵向科研项目413项,合同经费2.6亿元。而同属于全国16家机械类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的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制造系统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仅2015~2017年就承担各类科研项目518项,合同经费达10亿余元,均超过前者5年来的总和。

除科研不足之外,被“亮黄牌”的实验室在运行管理方面也被评估为不合格。据了解,由于内部人员失和等原因,其中一所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长期停摆,科研工作也受到影响。而按照《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与运行管理办法》,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每年须至少召开一次会议,负责审议实验室的目标、研究方向、重大学术活动、年度工作计划和总结。

共性问题突出

记者了解到,多家国家重点实验室被“亮黄牌”,凸显出西部地区创新人才吸纳不足、管理体制机制不顺、相应配套支持缺乏等共性问题。

首先是创新人才吸纳不足。科研团队是实验室的基本组成和主要力量,实验室要做好科研梯队建设,就要保持年龄、学缘、学历等结构合理化配置。受访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普遍反映,实验室缺乏优秀领军人才,对外引进人才困难。重庆一所高校人事处处长抱怨,西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实力不占优势,引进人才难度大,而自身培养的人才又大量外流,“引进的人才甚至还不如流出的多”。

一位实验室负责人说,他所在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有固定研究人员50余人,但学缘结构来源相对单一。去年11月该实验室新进的3名博士后人才,均为本校博士毕业。“这样近亲繁殖下去,对整个实验室协同创新不利。”

其次是管理体制机制不顺。国家重点实验室一般依托大学和科研院所建设,实行人财物相对独立的管理机制。但记者走访多家高校国家重点实验室发现,大部分实验室人事上并没有实现真正的相对独立,有的实验室固定人员人事和工资关系都在原工作单位。一些实验室内部针对固定人员也没有建立相应的竞争机制,实验室“易进难出”,创新积极性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作为独立运行的科研平台,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管理体制机制上缺乏自主权。一位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实验室研究学科是某工科大类下属的三级学科,学科范围偏窄,研究方向陈旧,制约了实验室进一步发展。“前些年我们就酝酿对研究方向进行调整,推进多学科交叉发展,但方案一直没被批准,到现在实验室的名字也没能改过来。”

第三是缺乏相应的配套支持。有关部门出台文件提出多元化投入,由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依托高校一同支持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发展。但西部地区囿于财力等原因,对实验室配套支持缺失。有国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说,当地科技、教育等主管部门也曾多次表态加大对实验室支持力度,但常停留在口头上,落实不力,甚至出现部门之间相互推诿的情况。

“‘双一流’建设启动后,学校就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建设一流学科研究中心,实验室的力量被抽走大半,现在我们这个重点实验室的地位就很尴尬。”一位国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介绍说。

西部地区如何发力

国家重点实验室等高水平科研平台和创新人才是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也是西部地区的稀缺资源。

统计显示,全国254个学科类国家重点实验室中,仅有40个分布在西部地区。创新人才也是西部地区的短板,2018年重庆市科协对重庆科技人力资源现状的调查显示,从2011年到2016年,重庆市GDP占全国总量的比例从2.05%增长到2.38%,而科技人力资源占全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的比例却由2.39%下降到2.25%。反映出重庆科技人才密度低、总量规模与经济发展要求不相适应、高层次科技人才和高技能人才严重不足、创新能力不足等系列问题。

针对人才短板,近年来重庆、成都、西安等西部城市持续加大人才引进力度。2019年12月,重庆大学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公开招聘,从上海市引进一名“70后”国家杰青担任实验室主任,并重新组建了首批11支研究团队以推进实验室优化重组。

但与浙江、江苏等地相比,重庆等西部城市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的政策优势并不明显。以安家补贴为例,宁波对新引进的顶尖人才给予最高800万元安家补助,江阴等地为500万。而重庆市最高补贴仅200万元,在项目资助方面也缺乏明显优势,吸引力相对有限。

目前,西部一些地方已开始发力。2019年9月出台的《重庆市实验室建设与运行管理办法》提出,每年给予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国家研究中心600万元的稳定支持经费,主要用于科研人员绩效奖励、人才引进培育及自主研发等。

专家建议,应进一步加强对西部地区国家重点实验室等高水平科研平台的支持力度,让国家重点实验室成为“政策高地”,以提升科技创新活力和竞争力,推动西部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客户端 记者:柯高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青塔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参与评论

青塔快讯

  • 科学家发现人体内特定T细胞可杀死全部癌细胞,所有癌症或有治

    2020-1-22

    近日,据外媒报道,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部分T细胞及其受体能够杀死全部种类的癌细胞,且不触及正常人体组织。目前该研究仅在动物和实验室细胞中测试过,进入人体测试还尚待检查。 发表在著名的《自然免疫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确实存在一种通用的TCR,并且已经被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的突破性研究所发现。这项研究描述了一种新型的免疫T细胞的发现,该免疫T细胞表现出一种新型受体,该受体似乎具有靶向和杀死多种人类癌细胞类型的能力,而不会留下健康细胞。

  • 原江西大学校长、教育家王仲才逝世,享年81岁

    2020-1-21

    原江西省教委副主任,江西大学原校长(现南昌大学),南昌理工学院名誉校长、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著名的教育家王仲才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元月19日5点50分逝世,享年81岁。

  • 以问题为导向,攀科研高峰 ——南京大学举行“卓越研究计划”项目中期评估

    2020-1-21

    目前,南京大学已在量子计算与通讯、极限感知、健康水质、分子测量、人工智能等领域启动6项“卓越研究计划”项目。

  • 潍坊医学院更名大学再获重要助力:两所三甲医院挂牌

    2020-1-21

    酝酿多年的潍坊医学院更名大学工作,近日再获重要助力。 据山东媒体齐鲁壹点客户端消息:1月7日,潍坊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潍坊医学院妇幼保健院揭牌仪式分别在潍坊市人民医院和潍坊市妇幼保健院举行。2020年,潍坊医学院也将计划更名为医科大学。 消息提到,潍坊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潍坊医学院妇幼保健院揭牌仪式,是潍坊医学院具体落实省市共建协议、加快推进高水平医科大学建设的有力举措。截止目前,潍坊医学院已有3所直属附属医院,15所非直属附属医院。

  • 浙江金华首所本土大学揭牌,初步测算约投入25亿

    2020-1-21

    1月19日上午,金华理工学院(筹)揭牌暨金华高等研究院授牌仪式举行,这标志着金华历史上第一所由市政府举办的公办本科高校正式启动建设。 据了解,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已基本完成学院顶层设计方案。按照顶层设计方案,金华理工学院实行所院合一,在研究所、研究中心基础上建设二级学院,形成院所一体化发展。研究所作为院系学科专业集群的载体,在其基础上筹建相应院系,吸纳创新人才和高水平师资,先期重点围绕优势主导产业布局学科和专业方向。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点击了解

热门资讯

    寻求报道

    查看详情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