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了,还要读博吗?

2020-01-14青塔人才观察青塔原创

0

0

yinhao
摘要:最近,关于30岁还要不要读博的话题在知乎上热度很高,毕竟2020年,第一批90后都已经30岁了。

最近,关于30岁还要不要读博的话题在知乎上热度很高,毕竟2020年,第一批90后都已经30岁了。

30岁了,还要读博吗?

其实,30岁读博这个话题,向来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在00后、10后都自称老阿姨的互联网,30岁对于他们而言可能已经相当于“半截入土”了,应该早都功成名就、成家立业了,居然还在纠结要不要读博,自然也就成为了他们眼里的迷惑行为

30岁了,还要读博吗?

但其实30岁对一个人的终生职业来说,仍然处在很初期的阶段,在这个时间做出改变并不晚。

有的人希望用更高的学历拓宽职业空间,博士学位只是在追求中的附属产品;

有的人希望能够博得一个教职,博士学位是其日后发展的必需品;

有的人单纯喜欢并且热爱研究,博士学位对其来说就像一种本能的追求和信仰。 

但不管出于哪一种动机,30岁决定读博之前,你都应该想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灵魂拷问一:能申请上博士吗?

现在各大高校纷纷推行申请-考核制,这种情况下能申请到博士的概率有多大?是否已经提前联系好心仪的院校或导师,并且导师有意向接纳?是否有足够的科研成果和应届生竞争名额?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青塔人才之前的文章《考博干货来袭!申请考核制下,如何被名校pick?》对名校申请考核制的要求进行了整理,感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哦~

灵魂拷问二:能承受读博的压力吗?

在我们所有阶段的学历教育中,只有念到博士时,才出现了“攻博”这么个词儿。这说明什么?——读博是本“难念的经”。读博可能很单纯,但绝不是没有压力。

首先面临的就是经济压力。

自2018年改革后,高校或科研院所基本上不再招收在职博士,即使在职也需要脱产读博,而脱产读博则意味着在3-5年内没有工作收入,只有博士奖助学金,大部分院校的最低学业奖学金基本覆盖学费,助学金的话不同院校差异较大,基本在1200-3000之间。

30岁了,还要读博吗?

在学校的低消费环境下,这些奖助学金保证个人温饱没太大问题,但有些人在30岁可能已经需要负担家庭开支,那就比较吃力了,而且跟已经工作的同龄人相比,难免有很大的心理落差

其次是身体压力。

中国人长期有一个误区,就是觉得读博还是读书,其实读博更像是工作,并且是8117的那种,基本没有寒暑假,没有周末,全年无休地干活,即使是正常年龄读博都不乏有“读博苦,读博累,读博方知头发贵”的吐槽。

何况30岁开始读博,对体力、精力无疑是非常大的考验,如果有家庭有孩子需要照顾,那将会是更大的挑战。

最难的还是科研/毕业压力。

《3篇SCI才能毕业?C9研究生:“我太难了!”》曾经统计过C9高校研究生毕业的论文要求,除了清华大学实行改革,博士毕业不强制发论文,其他高校博士毕业一般都要求至少1篇SCI或核心期刊,部分院校或导师甚至在此基础上要求更高。

发论文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得有一定的运气加成。不然也不会有“没有按时毕业的博士”这一说。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调查结果显示,在1518份有效样本中,延期博士生占比高达68.3%,而按期完成学业的博士生仅占31.7%;自然与工程技术学科和人文与社会学科的博士生中,延期博士生占比分别为72.1%56.4%

30岁了,还要读博吗?

延期毕业的博士们往往承受着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的双重损耗。不仅面临“高龄”踏入社会的尴尬,还意味着不再享受国家补贴,仅仅只能依靠学校和导师的几百元补助。

毕业后还要面临年龄压力。

历经艰辛拿到博士学位,却发现其实工作可选择的依然不多,想进企业,35岁基本上是职场的生死线;想考公务员,离40岁的年龄限制也很近了,能否抓住最后的机会上岸实属未知。

所以高校或科研院所仍是大多数博士的最终落脚点。30岁开始申请读博,入学最快也31岁左右了,毕业最快也35岁了,以现在严格的毕业条件,很大可能延期到第5年毕业。然而高校招聘也有着35岁红线,有的甚至限制在32岁以下,《35岁,真的是科研事业的分水岭?》一文也道出了年龄对于走科研路线进高校就业来说确实是一道坎。 

灵魂拷问三:能接受读博导致人生轨迹发生偏差吗?

30岁,可能很幸运联系好了心仪的专业和导师,读博期间去国外交流一两年,发了几篇不错的文章。博士毕业后,以科研为毕生事业,取得了行业内令人瞩目的成就,成为某一学科领域的大牛

也可能30岁读博,中间有些波折,好在4-5年后读完顺利毕业,通过读博也解决了自己职场中的核心短板,找到了相对不错的工作,尽管平时压力比较大,但是收入尚可,跻身职场精英行列。

嗯,这是高光版的人生。 

但对于大多数人可能会经历的是,30岁你想读博,导师觉得你年纪偏大,又要娶媳妇(嫁人)生孩子,还有心思搞科研吗?

36岁,历经艰辛拿到学位,发现高校招聘都只招35岁以下的博士。

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发现超过35岁(男)已经不能申请青基,直接申面上项目好难。

48岁,做出一点成果想换个好点的工作,可是人家却顾虑你的年纪已拿不到什么人才项目。

60岁,你觉得壮志未酬继续潜心科研,但临近退休,你感觉身体也大不如前,精力每况日下。

70岁,你觉得终于要有突破了,却发现脑力急剧下降,老年痴呆还是来了。

……

嗯,这是平凡但略显遗憾的一生。

当然,世上没有两条完全相同的路,在绝对热爱面前,以上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在相对热爱面前,还是想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花在为自己的人生试错上。

本文是青塔网原创文章,青塔网开放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源,并保留图片水印及二维码,违者必究。

参与评论

青塔快讯

  • 科学家发现人体内特定T细胞可杀死全部癌细胞,所有癌症或有治

    2020-1-22

    近日,据外媒报道,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部分T细胞及其受体能够杀死全部种类的癌细胞,且不触及正常人体组织。目前该研究仅在动物和实验室细胞中测试过,进入人体测试还尚待检查。 发表在著名的《自然免疫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确实存在一种通用的TCR,并且已经被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的突破性研究所发现。这项研究描述了一种新型的免疫T细胞的发现,该免疫T细胞表现出一种新型受体,该受体似乎具有靶向和杀死多种人类癌细胞类型的能力,而不会留下健康细胞。

  • 原江西大学校长、教育家王仲才逝世,享年81岁

    2020-1-21

    原江西省教委副主任,江西大学原校长(现南昌大学),南昌理工学院名誉校长、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著名的教育家王仲才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元月19日5点50分逝世,享年81岁。

  • 以问题为导向,攀科研高峰 ——南京大学举行“卓越研究计划”项目中期评估

    2020-1-21

    目前,南京大学已在量子计算与通讯、极限感知、健康水质、分子测量、人工智能等领域启动6项“卓越研究计划”项目。

  • 潍坊医学院更名大学再获重要助力:两所三甲医院挂牌

    2020-1-21

    酝酿多年的潍坊医学院更名大学工作,近日再获重要助力。 据山东媒体齐鲁壹点客户端消息:1月7日,潍坊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潍坊医学院妇幼保健院揭牌仪式分别在潍坊市人民医院和潍坊市妇幼保健院举行。2020年,潍坊医学院也将计划更名为医科大学。 消息提到,潍坊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潍坊医学院妇幼保健院揭牌仪式,是潍坊医学院具体落实省市共建协议、加快推进高水平医科大学建设的有力举措。截止目前,潍坊医学院已有3所直属附属医院,15所非直属附属医院。

  • 浙江金华首所本土大学揭牌,初步测算约投入25亿

    2020-1-21

    1月19日上午,金华理工学院(筹)揭牌暨金华高等研究院授牌仪式举行,这标志着金华历史上第一所由市政府举办的公办本科高校正式启动建设。 据了解,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已基本完成学院顶层设计方案。按照顶层设计方案,金华理工学院实行所院合一,在研究所、研究中心基础上建设二级学院,形成院所一体化发展。研究所作为院系学科专业集群的载体,在其基础上筹建相应院系,吸纳创新人才和高水平师资,先期重点围绕优势主导产业布局学科和专业方向。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点击了解

热门资讯

    寻求报道

    查看详情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