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专利无偿送出,收1500个农民学生,这位院士不一般

2019-12-09青塔人物原创

0

0

yinhao
摘要:“澜沧江边蒿枝坝,林下药材满山崖,生态有机三七花,人人见了人人夸……” 在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很多人都喜欢唱朱有勇改编的这支歌——《蒿枝坝的花儿开了》。 歌中的蒿枝坝也正是他在澜沧的“家”。5年前,60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来到这里,换上迷彩服,扛起锄头,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从院士变成头戴草帽、皮肤黝黑的“农民”。抛开光环的朱有勇,常说“我就是一个会种庄稼的农民”。

“澜沧江边蒿枝坝,林下药材满山崖,生态有机三七花,人人见了人人夸……” 在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很多人都喜欢唱朱有勇改编的这支歌——《蒿枝坝的花儿开了》。

歌中的蒿枝坝也正是他在澜沧的“家”。5年前,60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来到这里,换上迷彩服,扛起锄头,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从院士变成头戴草帽、皮肤黝黑的“农民”。抛开光环的朱有勇,常说“我就是一个会种庄稼的农民”。

▎童年的理想

1955年,出生于云南省个旧市一个农村家庭的朱有勇,贫穷与饥饿的记忆让儿时的他刻骨铭心。

“农民种地很辛苦,但再怎么拼命干活,种的粮食仍吃不饱。”他甚至做梦,梦见一个玉米秆上结出五六个棒子,一株植物上面结西红柿、下面长土豆,这样大家就能吃饱了。

而这个“梦”便成为朱有勇童年的最早理想,也成为他毕生与“农”结缘的初心。恢复高考第一年,22岁的朱有勇考上了云南农业大学。大学期间,他成绩优异,名列班级第一。

大学时代的朱有勇 图源:云南网

1982年,参加研究生面试的朱有勇遇见了毕生导师——著名植物病理学家段永嘉先生。“追溯世界农业历史,依靠化学农药控制病虫害不足百年,在几千年传统农业生产中,人们靠什么控制病虫害?”先生这一道考题把他给问蒙了。

那个年代,农作物单一品种大面积种植病虫害易发,为了防病,农药用量便得大幅增加,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提出了很多办法,却收效甚微。

朱有勇花了数十年时间探索,近千次试验,最终确证作物的多样性空间优化配置可以有效控制病虫害,该技术能将稻瘟病发病率控制在5%以下,减少农药使用量60%以上。2000年,他的研究成果在国际权威期刊《自然》上作为封面文章发表,立刻引起全球关注。

《自然》封面文章

“遗传多样性控制水稻病害”技术在全国10省区市推广6000多万亩,荣获联合国粮农组织科研一等奖;“物种多样性控制作物病害”技术已在国内外应用于3亿多亩旱地作物。这两项技术都可以减少60%的农药使用,并能增产20%~30%。

201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朱有勇,把云南农业大学奖励的200万元悉数捐出,在学校成立“有勇奖学基金会”,鼓励爱农学农的学生;2015年获得“云南省科学技术奖杰出贡献奖”,他又将200万元奖金捐赠给了基金会……

1996年朱有勇留学澳洲,当时他本可以留在悉尼,“一天的工资可能相当于国内一个月”,但他毅然回到祖国,回到云南农业大学。“宾馆再好不是家,我能回到祖国,为自己的家乡做事,比什么都有意义。”

▎我年轻,我来干!

2015年,中国工程院确定澜沧县作为院士专家科技扶贫点。谁来牵头挑起重担呢?时年60岁的朱有勇主动请缨:“我年轻,我来干!”

但真正要做,一开始还是畏难。“说实在的,我毕竟还是个教书匠”他说。“扶贫是要真真实实把一个地方带富、把产业落地”。

然而当他和同事第一次到澜沧县调研,走在竹塘乡多个村寨,眼前的一幕幕让他五味杂陈,几欲落泪——篱笆房,一个四处漏风的茅草屋、一个火塘、几件炊具、一堆玉米和一两头猪就是一户人家的全部家当。“是真的穷”。

一个普通澜沧农户的家 图源:云南网

“这里这么穷,怪我们这些人没有深入下来,没有真正的来为老百姓做些事情!老百姓享受不到你的研究成果,作为院士,这就是失职!”朱有勇下定决心要留下来。

这一留,便是5年。

地处西南边疆,与缅甸一线之隔的澜沧,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的主要是拉祜族。澜沧超过70%以上都被森林覆盖,阳光、雨水丰沛,但却是全国深度贫困县。2013年,这里的国家级贫困村人均年收入甚至只有一千多元。

“挪达,拉祜库马西。(你好,我不会说拉祜话。)”

推开一户村民家的门,一位65岁的老人说了这样一句开场白。拉祜族老乡眉眼一笑,回了一句“汉巴库马西(我不会说汉话)”,热情地把来人迎进家。

这是朱有勇5年来使用最多的常用语。

朱有勇在割麦交谈

5年前,一切开头难

拉祜族很多人不会说汉语,更难以相信会有一个院士来主动帮忙脱贫。

朱有勇明白,得让农民们相信这个院士不是来走马观花的。“手把手领着老乡干,实实在在做给老乡看。”

他从零起步学习拉祜语,慢慢地掌握了你好、吃饭等日常用语。他说,“更管用的还是喝酒,能跟村民喝上酒,那就肯定能打成一片。”基本沟通有了,朱有勇的脱贫战役才刚开始。

刚到蒿枝坝住下时,朱有勇就给村民们一份见面礼——每家10只小鸡、两只猪仔。“养大,卖掉,基本可以达到脱贫标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效果不好,“鸡猪养大后,都被村民自己吃了,变不成收入。这样的扶贫方式不可持续,还是得靠产业。”

最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农民们应该种什么”,搞啥产业

早些年核桃树也种过,合格的核桃却没几个。也有企业想来种花椒,朱有勇多次考虑后劝退了。“中国花椒产地这么多,这里种有什么特别?”反复地调研、思考、讨论后,朱有勇决定先拿冬季马铃薯做示范。

但到2016年冬天,真正要种了,蒿枝坝却没几个村民响应。一个从未种过的新品种,万一失败,一年辛苦全部打水漂,谁敢冒险?第二年,在多次沟通后,村儿里终于有人愿意拿出10亩地中的2亩试试。

不成想,这一试,地里竟结出了全村当年最大的马铃薯,足足有2.5公斤,最终,一亩地的冬季马铃薯卖了5000多块钱,这几乎是当地村民一年的收入。2018年冬天,没等人催,村民就早早地把十亩地全部种上了马铃薯。

村民马铃薯大丰收

2018年,冬季马铃薯在全县38个村寨示范3200多亩。在11、12月播种,翌年3、4月收获,澜沧将成为全国最早上市的鲜薯产区之一。冬季马铃薯平均亩产2.5-3.5吨,为每户增加收入2500元到7000元。

马铃薯丰收了,朱有勇又当起了“推销员”

两会“卖”土豆的朱有勇

2018年3月,全国两会的代表通道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朱有勇,把老乡种出来的土豆,吆喝到人民大会堂。

朱有勇举着一颗2公斤的土豆,兴奋地说:“这是开春之后,全中国最先上市的新鲜土豆。这个季节北京吃到的土豆丝,5盘里有4盘是我们的土豆做的。”言语间自豪极了。

▎将一辈子的研究实践在大地上

冬季土豆只是当地脱贫致富的敲门砖。对于朱有勇来说,还不够。如果能把自己实验室里最新的成果和当地结合起来,当地农民的“脱贫”速度才会更快。

当地一望无际的思茅松林,让朱有勇确定“这是用来种三七的绝妙之地啊。”之后的调研,让他更加肯定,林下三七大有可为。

据百度百科介绍,三七是一种中药名称,又有田七、人参三七、参三七、文州三七的别称。三七作为“活血止血、化瘀定痛”的特效药,是包括云南白药、片仔癀等在内的360多种中成药制剂的关键原料,其中涉及1300多家中药生产企业、近千亿规模产值。

可是这么好的中药材,种植起来却不太容易。因为三七“爱”生病,且种植年限越长,发病越突出,这严重影响到了生产。

虽说可以用农药,但长期使用化学制剂的话,其抗药性就越来越强,随着用量越来越大,效果也越来越不明显。

朱有勇在思茅松林中考察 摄影:孙伟

能不能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让三七回归森林自然成长呢?这一道题,正是朱有勇的导师段永嘉留给他的。他把数十年的研究“搬到”了澜沧,农田成为他的“实验室”

2016年,朱有勇在竹塘乡试种5亩三七,得到了正向反馈,“林下三七”大规模种植成为现实。

朱有勇团队发明的“三七林下种植”系列专利技术可以不用一颗农药,就解决三七容易生病,无法连续种植多年的难题。

这项专利技术可以帮助三七很好的生长,那么将来拥有该技术的企业得多赚钱呀。毕竟三七本身是名贵中药材,特别是无农药的天然有机三七,其市场价格相当的高。

所以后来有企业开出10亿元人民币高价,要买朱有勇的这项“三七林下种植”技术。

相信任何人在面对如此巨额的财富时都会心动眼红,但这位“农民院士”却婉言拒绝了

就在多数人猜测朱有勇在等着其他公司开更高价格的时候,他竟转头把这项耗尽十年心血的科研成果,免费分享给云南当地的贫困村民。同时,他还定下了一个“谁都不许利用他的技术成果谋取个人利益”的规定!

小雨后林下三七结籽 摄影:孙伟

▎收了1500个农民学生的院士

11月22日下午,思茅松树下,60名来自各乡镇的学员正在练习林下三七的点种。朱有勇来到学员中间,接过一把耙子,示范起拉种植沟。教完拉沟,他拿起几个三七种,摆放到种植沟里。

“每垄地是1.4米宽,一行栽12棵苗,不能多也不要少。”朱有勇直起身子,对学员大声说,“每个人都来操作一下。过两天每个人发1000棵苗,就是你们的家庭作业,第一年成活率要在90%。第二年成活率要在70%以上。不能偷懒,我们要到实地抽查的。”

从2017年开始,朱有勇先后在澜沧开设冬季马铃薯、畜禽养殖、冬早蔬菜、林下三七、中药材种植等多个技能培训班,培训学员超过1500人。

朱有勇在示范冬季马铃薯种植技术

朱院士招生的门槛只要求一个条件:想不想致富?他的培训班不仅不收费,还管吃管住免费发迷彩服和胶鞋。为一扫贫穷带来的萎靡,朱有勇坚持和学员一起穿迷彩服、胶鞋。

经过四年持续培训,澜沧的农产品生产种植已经逐渐成熟。而如何把这些农产品卖出去,让利益留在农村呢?

今年11月11日,为了帮这些扶贫农产品扩大销路,朱有勇又开起了农村电子商务班。他还设想引进区块链技术,解决中药材的全流程追溯问题。

来自澜沧全县20个乡镇、60名学员正在参加电商班课程

澜沧竹塘乡蒿枝坝村拉祜族新农村

朱有勇的“家”,今天的蒿枝坝,已经完全变了。

每天早上,朱有勇起床洗刷完毕、喝一口茶之后,就开始沿着蒿枝坝晨跑,每天5圈,雷打不动。

而每天晨跑回来,他的门上总是挂着煮熟的鸡蛋、玉米、红薯等早点。

朱有勇每天都写日记,过几年,他想把在澜沧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蒿枝坝的花儿红了》。

参考文献

《院士边疆扶贫五年: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半月谈;

《那位在人民大会堂“卖土豆”的院士,最近又刷屏了!》,人民日报;

《科技扶贫创造的产业神话——记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朱有勇(二)》,云南日报。

 

本文是青塔网原创文章,青塔网开放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源,并保留图片水印及二维码,违者必究。

参与评论

青塔快讯

  • 北京大学教授陈昌笃逝世,曾任中国生态学学会理事长

    1小时前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生态学学会原理事长,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昌笃,因病于2020年2月2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陈昌笃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新宁,1945年考入西南联合大学,1946年进入清华大学地学系学习,1950年至1953年在清华大学地学系-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攻读研究生。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任教,历任北京大学地理系(城市与环境学系)讲师、副教授、教授;其间,1957年至1959年和1981年至1982年,分别在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和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进行访问研究。1994年退休。

  • 教育部权威发布!2020年高教领域十大工作要点来了!

    1小时前

    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和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紧紧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坚持“以本为本”、推进“四个回归”,深入实施全面振兴本科教育攻坚行动,全力推进高等教育“质量革命”。

  • 科技部公布“三药三方案”最新进展

    2小时前

    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介绍,科技部之前介绍了“三药三方案”,三个药已经纳入诊疗方案,说明医生可以选用。首先是中医药,第三版就进入了,第四版、第五版、第六版不断完善,现在看来效果非常不错的。第二个是磷酸氯喹,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患者130例,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一例轻型或者普通型向重型转变。第三个进入方案的是恢复期血浆的治疗,这是第五版纳入的,第六版进一步明确,适合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 磷酸氯喹临床试验最新进展:治疗5例重症,4例已出院

    2小时前

    国务院应对新冠疫情联防联控机制2月2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磷酸氯喹正在北京、广东进行135例患者的临床试验,其中治疗轻症和普通型患者130例,没有发现一例向重型转变。治疗5例重症患者,4例已出院,1例转为普通型。

  • 国家卫健委将新冠肺炎英文名称修订为COVID-19

    2小时前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成员: 现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名称修订为“COVID-19”,与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保持一致,中文名称保持不变。 国家卫生健康委 2020年2月21日

mainPic
img
加入我们吧

点击了解

寻求报道

查看详情

mainPic
img
青塔媒体矩阵

立即查看